2019版发票

美国总统大选总花费将超60亿美元_财富故事_新浪财经_

作者:  admin   发布时间:2019-8-16 10:05:28    浏览量:960
  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中,到底谁最善于募集竞选资金?罗姆尼还是奥巴马?当对竞选“软钱”的限制被规避,本届大选成为有史以来最贵一次,也就毫不足奇了。   《国际先驱导报》特约撰稿陶短房发自多伦多   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中,到底谁最善于募集竞选资金?罗姆尼还是奥巴马?有资料说是后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报道称,截止去年底,奥巴马竞选团队已筹集竞选捐款1.25亿美元,超过罗姆尼0.56亿美元一倍还多。   有资料说是前者:路透社去年秋天曾发布消息称,罗姆尼一方的支持者截止去年底筹集了5100万美元,而奥巴马的支持者则只有440万美元,差不 多才是罗姆尼的一个零头。两组数据的差异来自统计的捐款种类有别,也有人结合两方面数据认为,两人在筹款能力上各有千秋,届时谁更有“财缘”,怕还要走着瞧。   有一点是各方所公认的,即2012年底举行的总统大选,将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一次,去年8月底,路透社援引美国“回应政治中心”(CRP)执行主任克鲁姆?霍尔茨的分析称,本次美国总统大选的总花费将超过60亿美元。   大选烧钱行情届届攀升   如果这样,本届大选的竞选花费又将创下纪录。1980年,总统竞选总开支仅为1.62亿美元,1988年达到3.24亿美元,差不多翻了一 番,2000年已达5.29亿美元,2004年是8.81亿美元,2008年,这一数据达到惊人的50亿美元,是4年前的5倍多,本届如果真的突破60亿 美元大关,则意味着在4年前的“天量”基础上再增加20%。   4年前的大选之所以花了那么多的竞选资金,是因为当年的在任总统小布什两届任满,共和、民主两党都需要分别进行党内初选,推举候选人。本届大 选,民主党方面由现任总统奥巴马自动竞选连任,无人在党内发起挑战,只有共和党一家需要进行党内初选,在这种情况下仍要花这许多钱,实在让人叹为观止。   其实在100多年前,美国总统竞选究竟要花多少钱,谁也不知道,因为那时对于竞选捐款、筹款,压根就没有什么规矩可循,收款随意,捐款随缘,一 个候选人到底“吸金”几何,既没有必要公布,也没什么部门有权调查、监督,造成富翁、金融寡头竞相通过政治捐款影响选举和政治的格局,被人们戏称为“股权 政治”。   不少有识之士痛感其中弊端,在1907年推动国会通过《迪尔曼法案》,该法案规定,禁止银行和企业在联邦级别的选举中进行政治捐款,规定联邦选举委员会有权对竞选筹款部门――在联邦选举委员会门下注册的政治委员会账目进行核查,以核实政治捐款是否有超标、违规情况。   1925年,美国国会通过《联邦腐败行为法》修正案,对联邦公职候选人竞选开销去向进行限制,并规定政治委员会有义务主动申报。1947年,《塔夫特-哈特利法案》通过并正式生效,自此工会、公司和跨州银行向总统大选或总统大选党内初选捐款被“永久禁止”。   上世纪70年代,美国国会又开始接二连三地对《联邦选举法》动起了手术刀,对单笔捐款数额作了限制,为堵塞漏洞,这些修正案中甚至规定,候选人 自己向自己捐款也同样要受上述限制。由于通胀等因素的影响,捐款和独立开销上限曾多次调整,目前的限额为对候选人单笔捐款5000美元,对政党委员会单笔 捐款30800美元。   “软钱”比例越来越大   然而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《联邦选举法》对正规筹款限制重重,却仍然留下许多漏洞:限制只涉及竞选直接财政支出,即政治委员会、候选人本人及其 政党的、直接用于选举的收支,但倘若捐款用于“非直接项目”,如行政开支,拜票和旅行费用等,上述限制就束手无策,公司、工会、个人都可随意捐款,竞选团 队也可自由开销――只要候选人本人说“没听说”、“不知道”,花钱的机构也不直接说“请投XXX一票”即可。同样,只要不直接说“选XX”或“不选 XX”,所谓“独立选举组织”的经费收支也可以“逍遥法外”。人们常常把被管制的竞选花费称为“硬钱”,其它的称为“软钱”,自冷战结束后,“软钱”在竞 选经费中的比例越来越大。   2002年,在后来曾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麦凯恩推动下,美国国会通过《麦凯恩-法因戈尔德法案》,禁止全国性政党委员会筹集和使用任何联邦 法律限制外资金,并禁止做不具体说选谁不选谁,只对某个候选人的政纲进行强烈褒贬的“事务性广告”,目的自然是堵塞漏洞,控制“软钱”。然而2004年大 选中,各候选人绕开法案限制,依据美国税法26条527款,组织不受选举委员会约束的免税组织,并让这些组织担负收受捐款、进行各项宣传的活动,避开了各 种约束,迫使联邦选举委员会在2006年中期选举中加强对这些组织的管理,要求他们登记为政治委员会接受监管。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2008年大选中这 些组织开始登记为527C4或C6组织,即“社会福利组织”或“商贸团体”,从而继续我行我素地收钱、花钱,这就是所谓的“527魔术”。   更让人纠结的是,2010年1月美国最高法院裁定,针对“527魔术”所实施的一系列限制大多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,这样一来,公司、工会的捐款 限制被普遍放松,任何企业、协会可独立花费自身资金支持或反对某位候选人。也就是说,只要候选人本身说“不知道”,这些名为“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”的“独 立助选组织”就可以想怎么收钱怎么收钱,想怎么花钱怎么花钱,如此一来,本届大选成为有史以来最贵一次,也就毫不足奇了。   说起金钱影响政治,这在美国并非什么隐私话题,两任布什总统出自德州,和石油、军工资本关系密切,他们在职期间美国军事行动总围着石油打转,军 工企业也获益匪浅;本身就是企业巨子的福特总统,更被戏称为“托拉斯总统”、“福特总裁”;由于部长等内阁要职目标太大,驻外大使等职位常常成为历任当选 总统论功行赏的肥缺,不少慷慨捐款者被任命为大使,这已不是什么秘密了。而导致2010年助选“金钱闸门”开启的关键推手、肯塔基州参议员麦康奈尔的主张 听上去冠冕堂皇――政治捐款是“自由表达意见的特殊方式”,限制政治捐款等于限制言论自由,但许多批评者尖锐指出,这不过是为“谁有钱谁有理”找个好听说 法罢了。   “有钱有办法”仍是普遍规律   话说回来,即便有钱也要懂得怎么花。   2004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内初选,克里一路落后,筹款入不敷出,眼看就要败下阵去,其实克里夫妇身家巨富,只是囿于规则不能自己给自己大量 捐款,迫于无奈,他想出了一个“茅招”――自己给自己打了张500万美元的借条,“借”了自己一大笔钱,从而在初选中脱颖而出,成了正式候选人,吸金能力 大增,经费不缺后,再想办法把这笔钱还给自己也就行了。   尽管这些年的大选,“钱多者胜”几乎成了普遍规律,但凡事都不是绝对的,有时候钱少也未必没有胜机,党内初选时尤其如此。   比如在4年前被奥巴马的钱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麦凯恩,其在党内初选时竞选经费更是捉襟见肘,一度窘迫到要裁减竞选工作人员的地步,但初选的结果却 是他这个“穷鬼”笑到最后。本届共和党党内初选首战艾奥瓦州,爆出冷门夺得头筹的罗恩?保罗是当时7名候选人中最“穷”的一个,罗姆尼坐着私家飞机到处拉 场子的时候,他只能搭班车“赶场”。结果,“坐班车的赢了坐私人飞机的”。   不过到了最后决战关头,“有钱有办法”仍是普遍规律。本届共和党内初选,除了罗姆尼这个“头号财主”匹马当先,选情看好,原先的二号、三号“富 翁”佩里和巴克曼,前者还没撑到自己“主场”德州便败下阵去,后者甚至连初选正式开锣都没能熬到(巴克曼还是2010年美国国会众院筹款“女状元”)。一 度被视为潜在“黑马”的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,他的筹款更“捉襟见肘”,仅募集到590万美元,成为其黯然退出的主要原因之一。   说到这里,就又要回到“罗姆尼和奥巴马谁能弄钱”的话题上了。奥巴马口才极佳,善于在竞选集会上积聚人气,又独创性地借助网络拉小额赞助,10 美元、20美元聚沙成塔,居然在上届大选中创造出7.6亿美元的骇人总量。本届选举,他在这方面的光环虽有所褪色,却依然十分了得(他也因此被戏称为“美 国史上最佳零售政治家”)。   罗姆尼本人就是大富翁,共和党传统上善于吸收“硬钱”,加上2010年“第一修正案裁定”释放出“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”这只魔兽,看来各显神通 的两人如果真的站到年底的总统竞选对决舞台上,至少在财力一环,可以做到类似“核威慑”的“恐怖公平”――只是这么一来,“史上最贵大选”的帽子怕是摘也 摘不掉,连同换届议员、地方行政长官选举,2012年大选的总开支,预计将至少相当于尼加拉瓜这个中美洲中等国家的全年GDP。 分享到: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